樱三

话唠,有病。挂文。不混cp圈。微博@樱三儿

男神,男友

(十二)

第二天蓝雨回到广州,受到了粉丝的热烈欢迎,粉丝们大热天的还把俱乐部围了个水泄不通,队员们还是抄了后门才偷摸回了大楼里。

“外头有几张照片还挺好看的呀。”叶修趴在窗子那饶有兴趣地看着粉丝挥舞着黄少天的大海报。蓝雨众人都没急着回房间,聚在一起吵吵闹闹地说话,常规赛刚结束,距离季后赛开始还有两个礼拜,这第一天,大家都是自由活动,小小庆祝一下常规赛的积分第一的胜利。

黄少天学着叶修的语气道,“下去要一张上来,少爷我给你签名。”“哦,真的?”叶修居然认真回问了一句。黄少天看了他一眼,“我大方着呢,你有几张我签几张!”叶修笑着不接话。

“黄少,过来拍合照啊!”郑轩在那头勾勾手指。以往进入季后赛的合照,蓝雨都是直接向记者要的,这次黄少天没出席,大家就正要补拍。

黄少天捂着肚子使劲摇头,“这次就算了吧,这样子好丢脸啊不要啊!”

“有什么好丢脸的,”叶修搂着黄少天脖子把他往队伍里带,“一起拍一起拍!”

“你一起个屁!”黄少天反倒把叶修推出来了,被队友们簇拥着围在了中间。

没一会连蓝雨的老板都来露了个面,还很是大度地给黄少天和叶修都敬了杯饮料。走时喻文州跟了上去,叶修也跟了上去,三人偷偷摸摸地在外头聊了几句。

“压力山大啊,黄少和叶神的儿子,这得是多逆天的血统优势!”郑轩他们几个围着黄少天聊开了去。当初知道真相的蓝雨队员们个个内心都是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,如今已经可以淡定地在当事人跟前八卦了。

“很烦很烦的战斗法师?”徐景熙第一个接话,说完嘿嘿直笑。

“很贱很贱的剑客吧!”于锋也插话。

黄少天翻白眼,“能不能想点好了能不能?我儿子将来一定是玩剑客的,不稀罕别的职业!”

“干脆生两个好了,你们一人教一个,”郑轩道,“黄少你肚子这么大,万一是双胞胎呢!”

“有脑子没的啊,做了B超的,我怀几个我自己能不知道啊!”黄少天嫌弃地瞥了郑轩一眼,把他手里的薯片抢了过来。

叶修正好从外面走回来,闻言笑着坐到他们旁边,“双胞胎是挺好的啊,不过还是都像我好了,不然跟我和我弟一样智商差太多的话养起来挺烦心的。”

“哪来的滚回哪去!”黄少天立刻炸了。

徐景熙忽然摸摸下巴,问道,“你们怎么就确定是儿子呢,万一是女孩呢?”

他这话一说,其他人都愣了,包括叶修和黄少天。尤其是黄少天,叼着薯片脸上出现了震惊和深思的表情。

“……那是不是就是我们蓝雨第一个妹子啊?”郑轩思考了一番,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句。黄少天是蓝雨副队,生个女儿,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他们蓝雨的妹子了。

这下,黄少天坐不住了,他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的肚子,不确定道,“不能这么巧吧,我们生的出女儿的?靠,我真的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啊怎么办!”

他飞快地嚼着薯片,有一丝焦虑,他一开始就理所当然地觉得肚子里的小家伙是个男生,顺带还想象过以后父子俩双剑组合深夜副本抢boss的爽快场面呢,如果是个女儿……天呐女儿要怎么养啊!黄少天打过交道的妹子还真是一只手就数过来了,而且还一个个都完全无法猜测她们到底在想些什么玩意儿。

叶修咳嗽了一声,“要不,下次检查的时候跟医生打听打听?”

黄少天抬头,虚弱道,“让我再吃会想想清楚……”

“女孩好啊赌女孩!”郑轩拍了一颗话梅糖在桌上。

“妹子来!”于锋跟上。

“妹子加一!”徐景熙赶紧掺和。

最后,连喻文州都走过来,缓缓往那一堆代表妹子的糖果里扔了一颗巧克力。

“你们快够了啊还有没有队友之间的友爱了啊!”

 

“乱动什么!”医生批评了一句。

黄少天吐吐舌头,抓着自己的衣摆不动了。啫喱有点凉,黄少天的肚子现在被撑得薄薄的,探测器摁上来的时候感觉有点怪,他才缩了缩腰,就被医生呵斥了。

叶修在旁边坐的腰板挺直跟个小学生似的,聚精会神地看着机器屏幕。虽然之前每一次的彩超照片黄少天都有发他,但这还是叶修第一次看现场的,新鲜的很。

三十三周的胎儿已经可以看出清晰的身体细节,就算医生不解释,叶修也能知道哪里是哪里,小家伙蜷缩着,脸朝着里面,倒是可以看见圆圆的屁股。

“想不想知道男女啊?”叶修凑过来悄悄地在黄少天耳边问。

黄少天纠结地拧了拧眉毛,“等会等会,我考虑考虑。”

叶修嘿嘿笑,“我来看看!”他说着往屏幕那再凑凑,一边发出嗯嗯的貌似思考有所成的声音。

“吓唬谁呢你看的出来就有鬼了!”黄少天一开始被他的反应弄得有点心慌,伸长脖子也去看了半天,发才现屏幕里小家伙一直是背对着大家的,看得出个屁啊!“能不能靠点谱,跟你说话怎么就这么招人烦呢!”

叶修指指自己的眼睛,“哥看人最准了,你看看咱孩子这小肩膀小腰身的,必然是个小美女……”

黄少天又想爆粗,但碍于医生在场,生生憋住了。

医生看他俩一直交头接耳的,问道,“怎么,想知道孩子性别吗?”

“想啊。”“不想!”叶修和黄少天同时开口。

“哦,那您告诉我吧医生。”叶修坦然地把耳朵凑过去,对着医生乐呵呵道。

“你个叛徒!统一战线呢?默契呢?我好失望啊!”黄少天一边捂住耳朵一边叽叽喳喳地抗议。医生还真凑在叶修耳朵边上说了几句,黄少天心里那个憋屈啊。

医生最后又检查了一下孩子的位置和黄少天的腰背,孩子长得贴里面,黄少天的肚子不是特别大,但是很圆很挺,形状有几分可爱,黄少天趴在那脸红红的,叶修眯着眼边看边笑。

“笑这么淫荡真的好么你!”黄少天整理着衣服使劲阻挡叶修的视线,他的肚皮那被医生按的几下弄得微微泛粉,叶修帮他拉衣服的时候手指故意往那片皮肤上擦了擦,黄少天立刻抬头瞪他,脸更加红了。

“胎儿位置靠里,宫体偏薄,可能怀不到足月,最好提前三周住院吧。”医生最后嘱咐了一句。黄少天愣了愣,叶修答了声好,扯扯黄少天,才把人拖动了。

从医院出来,热浪混着蝉声瞬间就把人给吞没了。

叶修还是没习惯广州的夏天,阳光晃的人眼晕。黄少天带着顶鸭舌帽,低着头,只露出一小截下巴的线条,刚才起就有点安静。叶修知道他在想什么,戳戳他的帽檐,“饿不饿,哥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黄少天抬头,“得了吧,你能说出这路的名字?还带我吃好吃的,哄虚空阵鬼呢你!”

叶修笑着拉住黄少天往前走。

 

半路在边摊买了荔枝,一整串的那种,叶修提着,黄少天就跟在后面采一颗剥一颗,吃的不亦乐乎。

叶修忽然停了脚步,黄少天一直专注着手里的荔枝,差点撞到他背后去。

“到了?居然这么近的?”黄少天印象中这条路上没什么特别好吃的店啊,跟着停下来环顾四周,忽然觉得不大对劲。旁边建筑物玻璃门开合,走出一对男女,带出一股冷气。抬头,赫然是民政局。

“等会等会,老叶你什么意思,你干嘛啊你别动啊,你乱掏什么东西呢!”黄少天语速越来越快,到最后声音一个拔尖戛然而止。

因为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两个户口本,两个身份证,还有两张红底的证件照。

黄少天荔枝核还含在嘴巴里呢,鼓着腮帮子呆住了。

“少天大大,一会进去给我签个名呗!”叶修冲黄少天挥了挥手里的照片,那还是黄少天刚成蓝雨正式队员的时候照的证件照,头发还没染,黑黑碎碎的,一笑露八颗牙。不过这么一对比,黄少天这些年好像真一点没长,嫩得掐的出水。

“你你你哪来的户口本!”黄少天话都说不利索了。原来叶修上次那一问,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!

“我就说过,你们队长,蔫儿坏。”叶修拍拍手里的证件,感慨道。

“不对,这感觉不对啊,”黄少天吞了口口水,“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感动啊,这个发展不太符合常规啊,我捋一捋啊,不能这么玩啊……”

这是求婚吗?黄少天有些懵了,但完全没有气氛铺垫好么,感觉好敷衍啊!虽然黄少天承认他和叶修都不是什么会玩浪漫的人,但是刚产检完就领证什么的,还是太跳脱了啊!而且自己还满手荔枝汁啊,一点该有的氛围都没有好么!

叶修也有些不自在地摸摸脖子,想了想,“嗯,的确有点唐突了,不够正式,”他把一堆证件夹在腋下,重新把手伸进裤子口袋又掏起来,一会摸出了个红盒子,“那还有这个,我诚意很足的。”

叶修打开盒子,里头是个纯金的戒指。样式非常简单,几乎就是个环,但是光用看的就知道分量非常足,在阳光下很是富丽堂皇的感觉。

“这是我太奶奶的戒指,”叶修解释道,“只传长男的哟,叶秋就算只比我小十分钟,都没他的份。”

黄少天这下是彻底无语了。虽然早猜到叶修家里应该很有钱,这么看来搞不好还是个官二代之类的壕啊。“……你还回家了?”

“找你之前溜回去了一次,”叶修点点头,“都偷出来了。”

黄少天瞪大一双本来就挺大的眼睛继续呆呆地看着叶修。

叶修把荔枝丢地上,腾出一只手来伸到黄少天跟前,捏着他的脸颊轻轻一使劲,黄少天嘴里的荔枝核就噗地落进了叶修掌心里,叶修也不介意,反手用手背帮黄少天抹了一下嘴巴,然后才退回去,认真道,“怎么样,想好了吗?”

黄少天这才回过神来。叶修站在树下,斑驳的叶影落在他的发间,太阳照到的那些地方则亮闪闪的,叶修眼里有明显的笑意,包裹住了些许小心的期盼。叶修是认真的。非常认真,带着一点希冀的认真。

黄少天看进那双眼睛里的时候,陡然就觉得,该有的都有了,什么都是对的。他也没有注意是他先伸出的手还是叶修先抓住的他的手腕,总之等黄少天再一定神,那枚沉甸甸的戒指就这么在他无名指上了。黄少天手指细,叶修本来还担心戒指太松,不过黄少天因为孩子手微微浮肿,倒是合适了。

“好看,不妨碍你操作吧?”叶修满意地点点头。

黄少天看着叶修目的达成后那种总是很淡很骄矜的笑容,瞬间就想起他第一次看见叶修的时候。那还是联盟第二季的比赛,黄少天那时候是才刚入蓝雨训练营的小毛孩,坐在台下看着一叶之秋像箭矢一般破开层层困阻,黑色的战矛却邪凌厉地刺穿了索克萨尔的心脏。黄少天为魏琛愤然不已的同时,却难以压抑心中澎湃起来的崇拜。叶修没有上台,而黄少天在蓝雨休息室的时候,看到了来串门嘲讽的叶修。他抱着手臂,没精打采地靠在门框上,对着魏琛就是那种轻淡而骄傲的笑容,特别特别嘲讽,同时也饱含一种理所当然的强势。从那一刻起,黄少天眼里真没再看进去过别的人。

叶修就是这样的人,平常都是一副电量不足的样子,因为他的确对其他东西没什么兴趣,一旦他将什么放在心上锁在眼里了,那他给的,一定是一百二十的关注和真心。对于叶修来说,东西只有两种,不想要的,和一定要到手的。所以,或许早在他给黄少天发短信的那个晚上,他已经确定了这次的求婚。

“对于我来说,人一辈子还有好长的,这句话已经不成立了,我要的就赶紧抓实了,我才安心点。”叶修低声道,抓着黄少天手指稍稍用力。

黄少天盯着戒指好一会,嘴角却翘越高,他从来不是个会遮掩自己心情的人,脑子渐渐恢复运转了,自然也就咧嘴笑起来,他看着叶修点头道,“我靠,有点爽的。”

黄少天开心么?当然开心。那时候一腔单纯的对强者的崇拜,在后来的交手和交往中慢慢变质,叶修那不讲究的言行,也真是不停打击着那男神的光环,但四年多的追逐与等待,这个男人终于变得离自己这么近这么近,他更深刻地理解这个男人的强大,然后第一次独享了这个男人的温柔。

叶修就喜欢黄少天这份坦诚劲儿。

“少天大大,不管贫穷富贵,吧啦吧啦那啥那啥的,总之你愿意让眼前的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吗?”工作人员在打印材料贴照片的时候,叶修用笔戳戳自己,小声地贴着黄少天耳朵笑。

“姑且愿意好了,”黄少天把玩着手里的签字笔,也不扭捏,乐着回道,“那叶不羞先生,你愿意让你眼前的这个帅哥成为你的丈夫,此后不管贫穷富贵,不管遇到多少级的boss,不管被提议多少次的PK,不管……”

“愿意愿意,”叶修赶紧把签字的文件堆到黄少天跟前,“抓紧的!”

“诶我还没说完呢,你不仔细听听么,”黄少天还特意深提了一口气,“比方说……”

“我传家宝都给你了还不愿意吗我!”

 

天色渐渐暗下来,叶修和黄少天沿着吵闹的街道慢悠悠地闲逛。这里接近大学城,到处都是年轻的学生成群结队的。两人从民政局出来,叶修拉着黄少天拦了辆的士,去的是他们俩第一次一起吃过的肠粉店。当然叶修只记得个名字,还是黄少天给师傅边指路边聊天才准确到达的。

两人可算是刚办了件人生的大事,都没心思回俱乐部,走了大半天了还傻乐着呢。尤其是黄少天,一张小脸蒙着层喜悦的亮色,嘴巴一路没停过。

黄少天正站在街边买炒牛河,跟小贩用粤语聊得兴起。叶修和他在一起这么些年,还挺少听黄少天跟自己讲粤语的,倒是黄少天跟自己学了一口“你大爷”之类的京片儿,甚至还能说上几句杭州话。果然这语言技能老天是给黄少天点满了,叶修看着黄少天边笑边说的样子,觉得心口满满当当的。

叶修和黄少天这几年下来,其实并没有什么荡气回肠的,前几年甚至都在堪堪压抑着,或许还比不上街边随便拉一对来的浪漫。可是叶修却由衷地庆幸和满足,他和黄少天的这几年,很平凡,但并不代表不深刻。四年多,黄少天就这么简单耐心地喜欢着,好在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转移视线,黄少天这么年轻,估计就只经历了自己这么一个,当然叶修也不会给黄少天机会去经历下一个了,他会给黄少天最好的,比其他人都好。

“搭把手啊老叶!”黄少天提着炒牛河,还捧着两瓶沙士走回来了。

叶修接过食物和饮料,把盖子拧开了。

“唔,干杯。”两人都下意识地想要对碰庆祝一下,但是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叶修支吾了一会,也只憋出这么一句。他们这些做职业选手的,赛场上绚丽非凡,粉丝们众星捧月,但是场下谈谈情什么的可算得上笨拙了,还真是没现在的年轻人来的有创意。

黄少天碰了一下,憋不住笑了,赶紧用瓶子堵住笑声。

叶修喝了满口的风油精味,皱眉,黄少天笑得更欢脱了。

“没收,碳酸饮料少喝啊你。”叶修去抓黄少天手里的瓶子。

黄少天不依了,叶修抢了两下贴过去,“诶对了,医生不是告诉我男女了嘛,我告诉你哈……”

“不听不听不听不听!”黄少天赶忙捂住耳朵,叶修轻松得手抽出瓶子,靠过去揽住黄少天的肩膀。

黄少天从帽檐下抬眼忿忿地看他,一双眼睛在街灯下明亮勾人。

“少天,我现在有点想亲你。”

“大街上也敢耍流氓啊这样不好吧,你先让我吃会东西吧牛河要凉了呀,哎你别过分啊,等会到那个黑黢黢的大树底下再亲好吧喂老叶唔……”


评论(9)

热度(85)

©樱三 | Powered by LOFTER